603863中欧基金王培:以多元的眼光探索世界 – 西方财富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5
  • 来源:欢乐颂外汇,正规的期货公司,期货配资开户平台

  什么是成长股投资?“就是在变化中寻找不变的因素,在社会变革中创造价值。”这是中欧基金投资总监王培给出的答案。

  王培是典型的“白马成长”风格选手,对于如何精选出长期确定性高的优质企业,他603863有603863一套自己的投资框架——周期论。“我看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书,从量子力学到脑科学,还包括一些投资学的书。”正是因为保有一颗对世界的探索之心,王培的周期论也一直在进化,逐渐将慢变量与快变量融入框架中。

  “大家永远不用担心未来没有机会,这取决于你有没有发现机会的眼睛。”以周期论角度审视权益市场,王培认为其中充满了机会。

  持续进化的周期论

  初入行时,王培主要从事石化、基础化工行业的研究,而石化是一个偏周期的行业。随着研究的深入,王培的周期论投资框架初现雏形。他发现,所有的环节都呈现出一定的周期特征,只不过周期的长短和波动幅度有所差异,并且长周期行业还存在一定的小周期特征,可以说是周期套着周期,股价又在这些特征下表现出非常明显的波动规律。

  “比较常见的周期,例如,库存周期大概为期3-4年,朱格拉周期大概9-10年。”如今,入行已逾10年,在多年的实践中,王培的周期论投资框架也变得更为丰满,慢变量与快变量两个要素被补充进去。

  从慢变量维度来看,有些因素正推进社会的变化。首先是信息化,随着有计算机第一定律之称的摩尔定律不停地演进,数据处理量变大,计算机算法变得更强,高度信息化催生了新的产业、新的模式和新的周期。其次是城镇化,中国城镇化率一直在提高,未来城镇化进程将持续,可能呈现出城市化群的状态。

  “这些因素都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和行为,也因此会产生一些长期机会。”王培举例说,消费品行业一直有新的品牌涌现,就是因为上述这些过程没有结束。他认为,慢变量的“慢”意味着思考的时间要拉长至30年以上。

  与慢相对性的是“快”。在王培看来,现在大家讨论的问题多是快变量问题,例如,一个公司未来两年发展会怎么样。“上市公司发布了财务报表,或是上市公司产品销量异动等都属于短期事件,需要对快变量做决策。”王培表示,会针对短期事件在投资过程中做一些微调,不过,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会在某一个季度发生本质的变化,自己更关注公司的竞争力,这将有利于降低换手率。

  未来看好三大投资机会

  从周期论的投资框架出发,展望2020年的权益市场,王培看好三大机会。第一,王培认为,科技股是股市的未来,科技周期在明年会有一些比较确定的新突破,5G铺设到一定阶段后,将慢慢推进换机周期,AR、VR的逐步应用也会冲击市场。

  第二,慢变量也会带来一些机会。过去十年,在消费品、数据算法等领域都有公司崛起,未来五年将会有越来越多类似的公司诞生。

  第三,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,受益于效率提升的企业值得关注。具体来看,一部分公司通过大数据等手段提高管理效率,管理边界进一步扩张,在存量市场里面能瓜分到更多市场份额。“这种机会不是出现在某一个行业里,而是所有细分行业都可能会出现。”王培说。

  作为白马成长风格的典型代表,王培精选出了不少有明显竞争优势的成长股,未来如何捕获成长投资机会呢?王培认为,从狭义上来看,成长股的衡量标准主要是一个公司的利润或者收入增速,最近几年由于互联网的兴起,还有一些公司的成长指标可以用GMV、付费用户数、点击率等代替。

  “如果以一个简单的标准区分成长股,就是两类:一类是稳定成长类,这类公司以传统产业包括消费品、金融、能源、制造业等为核心,另一类是具有爆发增长特征的行业,比如科技中的互联网、计算机、新能源、生命科学等,以及社会变革过程中诞生出来的服务业。”

  在他看来,大多数公司的估值或者价值都遵循DCF模型(自由现金流折现模型),但拉长周期来看,成长公司的定价取决于一个核心要素——公司的管理能力。

  而科技公司由于未来的不可知因素太多,投资决策更为困难,王培表示,这就需要借鉴更多的估值603863方法和工具,比如,预期三年市盈率、市销率,或者按照客户数价值推演等,也可以针对性的和海外企业作比较。“最近,有一些亏损的科创公司开始IPO,这就需要采用一级市场的眼光来进行二级市场投资,加大了难度,也更具挑战性,考验的是专业判断。”

  以多元眼光看待问题

  熟悉王培的人这么评价他:博览群书,始终保有对世界的好奇探索之心。谈及读书,王培表示,自己看了很多不同类型的书,包括量子力学、脑科学、投资学,还有一些知名企业家的自传。

  “这些书看完以后,会对世界有个整体的认知。”对王培而言,多读书会发现这个世界的奇妙,这也让他更深刻地理解投资,从多个维度思考,关注不同变量,他的周期论投资框架的不断进化也得益于此。

  最近,让王培触动比较大的是关于西蒙斯的书。西蒙斯是全球量化交易巨603863头文艺复兴科技创始人,该公司旗下的大奖章基金,在1988年到2018年期间,费后年平均收益率为39%,同期巴菲特的年收益率为17.6%。

  “西蒙斯取得的成功是极致的成功,他的这种极致是完全建立在科学体系上的。”王培开始思索金融科技产生的影响,“金融科技在未来一定会改变这个世界,投资研究和科学家做研究很相似,只是研究的不只是数据,还包括社会变化等,一些大家以前认为无法量化的因素都可以量化,只是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,所以投资不是艺术,而是科学。”

  不少基金经理都曾被业绩排名困扰,王培并没有这样的焦虑时刻。在他看来,人最宝贵的是时间,应该利用有限的时间发光发热。“以一颗纯粹的心做投资,看东西的维度要更高一点,思考问题要更深一点,这个市场其实充满了机会。”

责任编辑:cyf